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 纯软件组网教程:用蒲公英VPN搭】 【浙岭看亭_休宁汪老师_新浪博客】 【旅行图文(20)】 【“管家婆ishop移动互联”全国城】 【江西婺源冬季旅游全攻略】 【军嫂“管家婆”—记京山县公安局】 【反渎局的“管家婆”--裴红英先进】 【【介绍】管家婆深度解析:社保缴】 【一路徐行之晓起篇】 【网上管家婆:电商ERP市场没有迟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含管冢婆 >

浙岭看亭_休宁汪老师_新浪博客

时间:2019-03-20 03:0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浙岭是一座奇山,亦是一座名山。我对浙岭有着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怀,这些年,我至少已经十上浙岭,有时乘车去,但更多的是一人独行,在清晨或黄昏,循着迂回曲折的古驿道,悠悠而上。于是浙岭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、一石一亭,便如一幅幅画,挂在我的心海间。

  浙岭是一座奇山,亦是一座名山。我对浙岭有着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怀,这些年,我至少已经十上浙岭,有时乘车去,但更多的是一人独行,在清晨或黄昏,循着迂回曲折的古驿道,悠悠而上。于是浙岭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、一石一亭,便如一幅幅画,挂在我的心海间。

  我对浙岭的痴迷,在于喜欢它的味道。这座耸峙在皖赣边陲近千米的高峰,不仅自然风光绝佳,林海苍茫,松风万壑,流泉飞瀑,更在于其人文底蕴深厚。三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吴国与楚国争雄,这里成了两国的划疆之地,至今依然屹立在岭脊的“吴楚分源”的青石界碑,阐释了过去那遥远的一叶。北宋文人周帮彦的“巍峨俯吴中,盘结亘楚尾”诗句,更使浙岭让多少人顶礼膜拜。这是一处不该被人遗忘的风景。

  前些日子,我又去了一趟浙岭,此时,近山滴翠,远山如黛,沿着荒草萋萋的古驿道,踏着青青的石板路,逶迤而上,主要是去看看那路边的亭。

  浙岭的亭,似乎并不显赫,它没有像欧阳修笔下那样名扬天下的“醉翁亭”。但自有它的风韵,像山谷幽兰,清香沁人。它们大多静静地站在徽饶古驿道的边上,也有跨路而过的,。这条古驿道是水运时代婺源北乡、西乡百姓通往徽州府乃至杭州、上海的主要通道。从现存的《婺源古代交通图》可以看出,它居婺源通往外界要道之首。

  自古徽州百姓乐善好施,修桥补路,捐建茶亭路亭,蔚然成风。这条驿道由于地处官道,这种风气尤盛。三里一茶亭,五里一楼阁,连绵不绝,一路皆景。从溪口和村渡头的毓秀亭到清华彩虹桥的桥亭,有几十座之多。加上还有些支路,想来百余座不会少。当然,随着岁月的流逝,风雨的侵蚀,人为的破坏,大多已是残垣断壁,有的已夷为平地。但浙岭一带的亭,依然保存地较为完好。

  浙岭的亭非常多。从岭北的漳前到岭南的岭脚,过去有“七上八下”“十八折”之说,在今天的履安桥头,还立着一块指路碑,上书“老十八折古驿道大路过桥”。浙岭的亭,相传有十八座,一折一座。这里还有一个故事,据说漳前有一富户人家女儿,嫁到岭的那边,因思家心切,经常回来拜见双亲,父母怕其一路劳顿,无处歇息,于是出资在每一折处,建一茶亭,自然就是十八座了。故事并不可信,但浙岭的亭多倒是事实。现在保留下来的,还有天一生水阁、继志亭、万善庵、五猖庙、同春亭、杀人亭、燕窝亭,还有近年新建的松珍亭。至于无名无姓的亭,那就更多了。

  浙岭的亭,有的很简陋,依山而建,垒一小石屋,上盖屋瓦,面积仅数平米,内设石凳,中间设一神龛;像五猖庙;有的规模宏大,砌筑精美,分为上下两层,有几十平米,石凳石桌必不可少,四柱贴有楹联,文化气息浓厚。浙岭的路亭,不仅为路人遮风挡雨,而且向路人免费提供茶水。所以不管大亭小亭,皆备有茶桶、水筒,柱上挂有草鞋。如果是大些茶亭,还内设锅灶,备有柴火、大米、油盐供人取用,让人有“宾至如归”的感觉,旅途不再感到凄冷。

  长亭复长亭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想在这些古亭中,有多少徽州儿郎,十三十四岁,肩背蓝包袱,脚穿草鞋,一步一别,泪雨涟涟,告别徽州,离乡背井,浪迹天涯;或许也有那徽商妇长亭送别,有那“梁三伯与祝英台”一样凄美的爱情故事,徽州女人斜倚路亭中,夕阳山外山,望尽天涯路。

  现在的浙岭的茶亭,论历史最出名的当属万善庵。它位于岭头,它的边上就是堆婆冢和吴楚分源的界碑。

  相传五代时期(公元907——960),这里就有了茶亭,亭内有一方姓老妪,汲浙岭的泉水,煮高湖山上的茶,日坐于亭,泥炉瓦罐,香茶敬客,经年不辍。方婆辞世后,葬于亭旁,过往行旅,念其恩惠,每路过于此,投石报之,日积月累,坟冢高丈余,方圆半亩。这个故事在历代的《徽州府志》及《婺源县志》均有记载。乃至明代学者许仕叔途径于此,留下了《题浙岭堆婆石》一诗,其中两句是“乃至一饮一滴水,恩至久远不可磨”。后人为使方婆遗风代代相传,特地建立了万善庵,并且将浙岭附近的千亩山场归入庵中,由庵中僧侣负责日常的茶水供应。

  万善庵原有两层,铁瓦飞甍,寺庙宏大,设有佛殿,供奉佛像,香烟缭绕,清末逐渐倾颓。后为修路,主殿拆毁,现在所见为一偏亭,年久失修,已破烂不堪。但庵墙上还立着十余块古碑,内容大抵是记叙历代修缮万善庵及浙岭路亭的,年代久远,字迹漫漶。从依稀可辨的文字“通衢要道,行旅络绎,尚建亭宇,冬汤夏茶,捐济旅众”中,我们可以看到一些万善庵的历史,可以看到当年的浙岭之盛。原庵中悬有一幅对联,更是耐人寻味:“为善者昌,为不善者不昌,不是不昌,祖有余映,映尽自昌;为恶者灭,为恶者不灭,不是不灭,祖有余德,德尽自灭”。亭联言简意赅,劝人行善,千言万语,尽在不言中。

  浙岭的茶亭中最坚固的当数继志亭。继志亭位于浙岭北部山腰,立在驿道之侧,亭为一层,分为三进占地面积达85平方米。全亭皆用一块块齐整的长条青麻石砌就,每块麻石均有数十斤重,墙上清晰可见当年石匠砌筑的刻痕,亭内设有灶台,西侧有观景台,四围青山一览无余,亭右有一参天大树。亭上的青石匾额上书:中间为“继志亭”三个大字,左侧为:乾隆乙酉冬月吉旦。右侧是:漳溪王廷享立,戊申年修,嘉庆壬申年重造。此亭的来历,人们一直传颂着一个故事:清乾隆年间,婺源漳溪村(今思溪镇附近)有一王姓青年,在杭州经营木业,后遵循父母之意,回故里完婚,新婚三月,便告辞远行,不久其妻怀孕,次年产下一子。此王姓商人在外事业发达,赚得巨资,数年未归。忽一日暴病身亡,传回故里,家人悲痛不已。无奈其夫系独子,产业无人可续,王妻遂挈七岁小儿,前往杭城打理,历尽艰难,生意得以维系,数年后,子承父业,事业如日中天。后来漳溪人为旌表母子二人自强不息,筚路蓝缕的行为,特地出资在此兴建此亭。“继志亭”三字,是王廷享所书,这王廷享是清代乾隆年间工部虞衡司员外郎,漳溪人。故事流传了几百年,讲述了几百年,每每过往的行人驻足于此,望着“继志亭”的题额,不知会感慨几许,不知潜移默化了多少徽商子弟,不知造就了多少徽州才俊。

  浙岭的第一亭是“天一生水阁”,它位于浙岭北麓的沂源河畔,漳前村的村口。这座亭依山而筑,外观呈粉墙黛瓦、马头高翘之势,阁分为上下两层,底层是让路人通行的,边上有一楼梯,顺梯而上,是一层阁楼,北侧有三扇大木窗,使室内光线充足,南侧却供奉着佛龛,上立“观音菩萨”的神像,梁上是“慈航普渡”四字,两侧柱上的楹联是“堂正做人神明鉴,清白做事佛护身”,阁的二楼外侧中央则悬着“天一生水”黑底金字的匾额。从亭名来看,是取自《易经》中的“天一生水,地六成之”。与浙江宁波的“天一阁”是一脉相承的。建造此亭,主要从村庄的风水角度来考虑,风水历来是徽州村落建筑的灵魂。由于漳前村两山夹峙,地狭人稠,村舍集中,屋宇相连,易遭火攻,据说早先曾数次遭遇火灾,于是村人想到了水,五行中水克火,故建此亭以镇之。说也奇怪,建成之后,漳前村再也未遭大的火患。本来这里应是供奉道家神像的,但后来因为是水口亭,也供奉佛家的神像了,有点不伦不类,但这在徽州一些地方的水口亭中,这种情况也是较为常见的。

  浙岭南麓的燕窝亭,位于岭脚西坑附近,至今保存较为完好,面积不大,仍然气宇轩昂,因其所在,状似燕窝而得名。而半山腰处的“杀人亭”,当年曾经是强盗匪徒经常出没之处,它因状似鼻子,又名“鼻孔梁亭”,亭曾遭毁,如今亭已重修。原来亭内有一楹联:你也差错来,我也差错,不该袱内藏黄瓜;要问杀人那一个,杭州西湖打锡箔。从这楹联不难看出,这里肯定有一个动人心魄的故事,只是岁月飞逝,人们无法细述原委了。这样的楹联,在浙岭的亭中还有很多,无法一一细述。

  位于万善庵的南侧,一线泉的边上的松珍亭,则是近年新建的,她诉说着当代徽商的一个传奇故事。随着现代交通的兴起,浙岭古道已无法适应社会的发展,成了横亘在婺休两县人民之间的一座天堑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经有关热心人士的牵线搭桥,旅居香港的徽商巨子汪松亮先生,满怀着对桑梓的深情,毅然无偿出资700万元,历经六年,几番周折,开通了浙岭公路,并铺上了黑色的沥青,全线公里。他还为家乡漳前小学、板桥小学、海阳中学兴建教学楼,婺休人民为了让世代子孙永记这段尚德流芳的历史,特意修建了此亭。亭坐东朝西,外观呈粉墙黛瓦式,亭不大,不过十余平方,亭的东墙正中镶嵌着两块黑色大理石碑,字为金色,上方为横额:吴楚同仰。下方石碑是汪松亮先生的生平简介,短短的四百余字的碑文,简要介绍了汪松亮先生与夫人顾亦珍女士的创业经历,及造福桑梓捐资千万元的感人事迹。此举可谓是:王婆遗风一脉相传。亭虽简朴,但他们的美名,必然如亭前的万顷林海一样,是“松风万壑响吴越”。

  在修建浙岭公路的同时,浙岭古亭也得到了妥善修缮,让浙岭古亭重新焕发了青春。从史书记载来看,徽州的许多古驿道也曾古亭如林,但大多已湮没在历史的洪荒中,而像浙岭的古亭保存如此完好,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朋友,在春花杏雨中,在夏岚晨曦中,在秋阳红叶中,你来浙岭古道漫步,在那些亭中逡巡,你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。正可谓:“吴楚分源”三千载,方婆遗风千古传,古亭悠悠奇闻多,松珍常青绽新花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