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 五代感人事清代刻碑铭记婺源“堆】 【走进时光隧道 聆听千年前的喧嚣(】 【江西婺源旅游全攻略】 【邵武:民生“110” “管家婆”热】 【管家婆 创中国管理软件史上三个】 【曹冬梅:甘做孤老“管家婆”(图)】 【谁说男人不能当“管家婆”】 【乱象丛生 “小饭桌”亟须“管家】 【从管家婆王妈到性感女神马丽莲都】 【管家婆ishop解锁移动管理新模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含管冢婆 >

走进时光隧道 聆听千年前的喧嚣(组图)

时间:2019-03-17 19:2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在交通闭塞的古代,这条徽饶古道相当于现在的国道,在当年的地位与徽杭古道相当,是古代徽商入赣的经商要道。近些年,它们却渐渐湮没于山林和历史之中。但古道的风采依旧,一峰一景、一水一色,处处有传说。 7月23日,天气不算很好,太阳隐遁,天阴雨湿。上

  在交通闭塞的古代,这条徽饶古道相当于现在的“国道”,在当年的地位与徽杭古道相当,是古代徽商入赣的经商要道。近些年,它们却渐渐湮没于山林和历史之中。但古道的风采依旧,一峰一景、一水一色,处处有传说。

  7月23日,天气不算很好,太阳隐遁,天阴雨湿。上午8时30分许,车出婺源城,慢慢靠近“徽饶古道第一村”——婺源县浙源乡。路上雨势渐密,弥漫的雨雾,将徽派民居的青砖、黛瓦、粉墙,以及路旁静默站立的古树,温柔拥于怀中,恍如古代山水画的意境。

  车行约一小时,进入浙源乡地界,仿佛一脚踏进了历史的隧道,跌落在历史的河流,就连空气中也弥漫着古老沧桑的味道。据《婺源县志》载:婺诸水俱入鄱阳湖,惟此山水东流入休达浙,故名浙源。早在春秋时期,浙源便是吴楚两国的划疆之地,徽饶古驿道穿境而过,被誉为“吴楚锁钥无双地,徽饶古道第一村”。

  迷雾中,记者沿浙岭公路绕上浙岭。越往山顶,雨雾越发迷蒙,到处白茫茫的一片,仿佛置身仙境。

  浙岭,由五龙山逶迤而来,峰峦相接数十里。北宋权邦彦诗称之为“巍峨俯吴中,盘结亘楚尾”。在距离安徽休宁地界仅数十米的地方,一条透射着古朴神秘的古驿道从湿漉漉的山林中悄然伸出。长满了苔藓的古驿道很荒凉,进退之间似乎有一种变通古今的奇幻。脚踩着古驿道青黑的石板,记者仿佛走进了时光隧道。

  沿着用青石条铺就、走过无数先人足履的古驿道,行走一箭之地,在浙岭之巅,矗立着一方碑高1.7米、镌刻阴纹隶书“吴楚分源”的青石界碑。距“吴楚分源”数米之远,一座用青条石砌成的石屋——同春亭,历经数千年的风雨侵袭,仍以残破之躯,固执地坚守着脚下的土地。

  “吴楚分源”界碑向西的驿道旁有一古迹,名为“堆婆冢”,遗留着一个感人的传说。相传,古代婺源有一位姓方的老太太,无儿无女,她决心行善积德,便把家安在了巍巍浙岭之巅,每日打柴烧茶,专供来往行人解渴。老太太去世后,人们便把她葬在了浙岭之巅,路人感其恩惠,拾石堆冢,以报其德,久而久之,古墓便由石块堆砌而成,故名“堆婆冢”。

  从浙岭下来,石阶呈S型,两旁树茂林翠,每隔一段山路就有一个歇脚的古驿站。

  下至半山腰时,进入徽饶古道的另一段——新岭。这是一条连接浙岭和岭脚村的古驿道,全长约3.5公里。

  新岭,是相对于浙岭老岭而言。徒步约40分钟,即来到岭脚村。走进村子,这是一个徽派建筑的古村。村口有一株树龄超过500年的古樟树,没有树心,树身也不完整,只有南北方向的树壳。据讲,年前一场雷火,将树烧毁,没想到来年开春时,竟奇迹般地长出了新枝嫩芽。

  浙源多古樟,在与岭脚村相接的虹关村,还有一株更为知名的古樟——虹关古樟。

  自南宋起,虹关村就是“徽饶古道”进入江西后最大的村落,有“徽饶古道第一关”之称。这是一个静谧的山村,田间有村,村后有山,山上古树浓荫;村前有水,水倚田园……整个村落嵌于锦峰秀岭、清溪碧河的自然风光之中。

  村口傲然屹立着一株冠如巨伞、遮天蔽日的千年古樟,树高26米,胸径3.4米,冠幅达3亩,有古诗赞曰“上树摇荡凌云烟,下根磅礴达九渊”。这就是被誉为“江南第一樟”的虹关古樟。在虹关村,与古樟同具盛名的还有一段徽饶古驿道。

  古驿道全由青石板铺成,构成了村中一道亮丽的风景。驿道沿途有“鲤鱼跳龙门”景。清乾隆年间,虹关村的墨业大师詹方寰以此景为题,创制“龙门墨”,正面刻“龙门”金字,背面是鲤鱼跳龙门图案。由于墨好又蕴含吉兆之意,龙门墨曾经畅销天下。在村中古驿道的许多石阶上,还残存着被车轮磨成的凹槽,它是古道当年车水马龙的历史佐证。

  探访徽饶古道,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察关。察关水口是徽饶古驿道的必经之地,该水口主要由秀拱桥和28株古树组成。秀拱桥——是一座石筑单孔拱桥,该桥横跨岚山溪上,南枕岚山,北依浙岭。记者探访当日,正逢岚山溪满水之时。站在溪下望桥,桥孔与水中倒影巧妙地组成一个完美的圆,状似一轮满月。风一吹,风景波光粼粼入怀而来。

  穿过桥头的祭酒厅踏上古桥,古桥两边没有栏杆,桥面中间的青石板平整而光滑,书写着久远的历史,古桥的另一端连接着一条窄窄的古驿道。犹如一位低调的行者,古驿道随山而上,渐渐被山林所湮没。回望古驿道,看着层峦叠嶂里弥漫着的厚重古韵,记者的思绪却禁不住在风里飞扬……

  每一条道路,都有自己的方向;每一道山梁,都有自己的海拔,而浙源的徽饶古道,古朴得只让记者记住了它的幽远、深邃、厚重、苍古和逶迤。

  穿过岁月流离的力度,徽饶古道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,在时间的长河里让人追忆,让人缱绻难忘。愿浙源人好好保护这些残迹,保护好这些弥足珍贵的历史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